易看小說 > 都市言情 > 貼身兵王的總裁老婆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兩個時代
    秦朝的不少將軍對于刑徒兵的態度,更多的是將他們看成炮灰,上了戰場,若是能夠戰勝,他們能夠成為沖在最前面,即便戰敗了,他們也能最大程度上消耗敵軍的兵力,可以說,他們的生死,在對陣雙方看來,完全沒有意義,就如同一個被“拋棄”的人。

    所以,除非必要,否則刑徒兵不會得到多少裝備,甚至是武器都是又舊又破,所以上了戰場,他們即便真的想要反戈一擊,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威脅。

    所以,想要以德服人,第一步就是一視同仁,這也是為什么葉世楷向馬堯索要足夠的裝備和餉銀,想要讓刑徒兵感覺他們是秦軍一員,就要從“外”做起。

    “上官,命令伙夫,今晚加餐,好好招待一下新來的軍士。”葉世楷吩咐道。

    “放心吧,交給我去辦。”

    接下來一周時間,葉世楷都住在軍營之中,忙著讓這些刑徒兵融入這個集體之中,馬堯作為郡尉,雖然不算是擅長領兵之人,卻是一個統將之人,為了讓其他的將軍放下對葉世楷的埋怨,也是作了許多努力,效果也不錯,這些將領雖然因為葉世楷的存在少了許多立功的機會,但對他也是“補臺多,拆臺少”。

    所幸,葉世楷的付出也有回報,訓練的情況比他預料得要順利許多,這些刑徒兵大多都犯過罪,骨子里還是兇狠的,甚至要比一些征召上來的平民百姓更有殺氣,如果能訓練好,便是一支死士部隊,另外,當這些刑徒兵聽說統兵將軍是葉世楷,不但沒有怨氣,反而是“心服口服”,凡是葉世楷本人下的軍令,他們絕不違抗。

    住宅。

    “凌兒。”葉世楷在門外下馬,直接走了進去,因為軍營的事情,他已經一周沒有回來了,何凌寒一定很牽掛。

    “夫君,你回來了。”何凌寒淡淡說道,話中沒有一點埋怨的語氣。

    “凌兒,真是抱歉,這周事情很多,我都沒抽空回家。”葉世楷將她拉到床邊,輕聲說道。

    “沒事,我都聽說了,你在軍營里事務繁忙,有的時候沒空回家,我不怪你。”何凌寒善解人意,她通過薛三,一直打聽著葉世楷的事情,雖然兩人沒有見面,但何凌寒也算知道個七七。

    “你和我剛剛新婚,我還沒帶你好好去玩呢。”葉世楷還是心中愧疚,滿打滿算,兩人成親也不過區區半個月,如果放在現代,葉世楷應該帶著她去度蜜月才對。

    “既然你現在是將軍,就應該把帶兵訓練放在第一位,我在家里一切都很好。”

    葉世楷從口袋中拿出一個木盒子,里面是一副精美的玉石耳環。

    “這是我去咸陽接受封賞時買下的,是出自一個大師之手,我覺得還不錯,就花重金買了下來。”葉世楷親自將耳環給何凌寒戴了上去,本來她就是一個絕美的女子,戴上這副耳環,更加襯托了她的氣質,何凌寒并不是貪戀錢財的女人,也不喜歡穿金戴銀,所以葉世楷挑了一副玉石耳環,和她很搭配。

    何凌寒照了照銅鏡,嘴角微微上揚,看得出來,她很喜歡這副耳環,不是因為它本身的精美,而是因為這是葉世楷送給她的禮物。

    “夫君,好看嗎。”

    “很美。”葉世楷情不自禁,喃喃說道,此刻,他的大腦好像已經失去了思維,或許這就是所謂的“被勾了魂”。

    兩人四唇相觸,熱吻在一起

    翌日。

    “這些天你主持家里上上下下,真是辛苦了。”葉世楷輕輕揉著何凌寒的肩膀,很是恩愛,在古人的觀念中,持家是一名賢內助的“必修”,但對于出身村中的何凌寒,一下子要打理上百人的府邸,一切開銷,所有細節都要顧及,的確是有些困難,看得出來,為了盡快學會這些,何凌寒也忙得有些憔悴了。

    “沒事,這些我都不在意的,你既然不在家中,那我就要為你打理好一切。”

    趁著周圍沒人,葉世楷突然在何凌寒的額頭親了一下,弄得她立刻羞成了大紅臉。

    “夫君,你若是被下人看見,該怎么辦。”何凌寒內心很傳統,應該說當時的觀念就是如此,在這么大庭廣眾之下,即便是夫妻,也不能做出如此親昵的事情。

    “哈哈,被看見又如何,我是家里的主人,下人們看見又如何。”葉世楷笑著說道。

    “總之,這就是不對的。”

    “行了,剛才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已。”葉世楷輕輕刮了一下她的小瓊鼻。

    “夫君,你曾經和我說過,你是來自另外一個時代,能再多說一些嗎。”何凌寒話鋒一轉,這句不重不輕的話似乎是說到了葉世楷的心坎,過了許久,他都沒有說話,之前兩人還沒有確定關系之前,葉世楷曾經將這么秘密告訴過她,但也只是說了一部分,畢竟當時兩人的關系只是互有情愫,何凌寒也不方便詢問許多細節,不過現在,兩人已經成為了真正的夫妻,有些秘密,何凌寒有權力知道。

    “好啊。”葉世楷緩緩坐了椅子上,淡淡說道,神情之中透著濃濃的疲憊。

    “我和你說過,我并不是這個時代的人,這是真的,對所有人來說,我的身世是個謎團。”確定周圍沒人之后,葉世楷才開口說道。

    “夫君,那你是怎么過來的,還有你們那個年代,是什么樣子。”何凌寒如同一個好奇寶寶,問了許多問題,她相信葉世楷的話,即便聽起來如天方夜譚,但何凌寒沒有絲毫懷疑。

    “你知道修煉者嗎。”

    “不知道。”何凌寒搖了搖頭,看來,在古代,修煉也是被世家所“壟斷”,百姓甚至都不曾聽說過。

    “我當時遇到了一束光,強烈刺眼,讓我看不清眼前的東西,然后我就被這束光帶到了這里,具體的細節,我也無法解釋。”

    “夫君,那你想要回去嗎。”22
    還在找"貼身兵王的總裁老婆"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lraxpy.live = 易看小說)
分分彩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