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修真之重登巔峰姜天趙雪晴 > 正文 第23章 不歡而散
    唐萬年氣呼呼地道:“您的病也沒徹底治愈,他就打了李鵬濤,讓我給一百萬年薪。李鵬濤現在根本就是一個廢人好不好?發到他退休,至少要兩千萬啊,這次又讓我捐一個億善款,他搶錢呢!”

    唐萬年一指大門口,頤指氣使地道:“姜天,我話已說清,你給我滾出去!”

    聞言,姜天雙眸閃過一道寒芒,也有幾分怒意,站起身來道:

    “我是讓唐家幫過我忙,相當于讓你花一千萬,但我要給唐家的,又豈能是區區一千萬能買到的?”

    “你給唐家什么,能值得一千萬啊?”唐萬年微微一愣,不屑地笑了起來,微嘲地道。

    姜天不再理會他,負手而立道:“呵呵,我和唐老頗為投緣,本想賜你們唐家一段機緣,幫你們解除這個困厄,但你們卻不知珍惜,那就罷了!”

    “姜大師,您別生氣,都怪我,怪我管教不力啊!千萬不要走啊!”

    唐老顫巍巍地站起身來,拉著姜天的袖子,苦苦哀求。

    “唐老,這是一本煉體的功法,算是我姜天報答唐家的解圍之恩。”

    姜天在茶幾上丟下一本手寫的卷,淡淡地道:

    “但至此以后,我與唐家,兩不相欠!唐萬年你若再口出狂言,別怪我不客氣!”

    “切……”

    唐萬年還想反唇相譏,但被唐老拿拐杖狠狠敲了幾下,只能閉口不言。

    “一月之內,這臥龍山莊,將鬼氣森然,血案不斷,你若不想惹事,趁早關門吧!”

    姜天說罷,一甩袖子,快步走出了臥龍山莊。

    在唐玲瓏的攙扶下,唐老快步追了過去,但姜天早已經消失不見。

    回到大廳內,唐老氣得渾身哆嗦,指著唐萬年道:“唐萬年,你個孽障,有眼無珠,不識真人面目,你這是要把唐家給毀了啊!”

    此時的姜天,已經與唐萬年勢同水火,他這番苦心拉攏,徹底白費,賠了夫人又折兵。

    “爸,您真是老糊涂了,他年紀輕輕,會有什么本事,您被他騙了!”

    唐萬年拿起姜天留下的那份卷,不屑一顧,就要扯得粉碎:“什么垃圾啊!”

    “你想干什么?”

    唐老卻是一把奪了過來,展開一看,扉頁上寫著幾個大字:“浩然鍛體術”。

    唐老仔細地翻看了起來,卻是身軀猛然一震,臉色大驚,撫掌贊嘆道:

    “這套功法,比我們唐家的功法,不知道神奇了多少倍啊!甚至比一般的古武功法還要強橫啊!”

    唐玲瓏所修煉的功法,其實還屬于傳統國術的范疇,只不過唐老是南派國術的集大成者,將詠春、洪拳、蔡李佛拳等融為一爐罷了。

    但姜天給的這套功法,是從修真界的“鐵拳宗”功法演化而來,并且經過改良。

    鐵拳宗,在修真界或許不算頂尖,但在鍛體階段,別出機杼,自成一體,比尋常的古武功法不知道高妙了多少倍。

    “爺爺,真的這么厲害?”

    唐玲瓏在一邊好奇地問道,唐萬年則是撇了撇嘴,不屑一顧。

    “這套功法能助你達到鐵身層次,甚至產生內勁,能碾壓化境高手,以下克上!”唐老肅然道。

    “那我趕緊修煉!”唐玲瓏一臉興奮地道。

    唐老一聲悲嘆,滿是遺憾和無奈地道:

    “可惜,你三叔這個不孝子,竟然有眼無珠,一再折辱姜大師,惹得他拂袖而去,否則,有了他這等人物當我們唐家的大客卿,唐家一定能屹立百年而不倒啊!”

    ……

    周一這天,趙雪晴一上班,就被董事長魏芳給叫了過去。

    魏芳雖然徐娘半老,但是憑著眼角的媚意也能看得出來,她年輕時一定是個大美人。

    她保養得很好,打扮時尚,衣著華貴,一身普拉達黑色小西裝,腳踩黑色高跟鞋,青絲高高挽起,一副精明強干的女強人模樣。

    魏芳此前曾經在林州電視臺擔任主持人,十年前下海經商,短短十年間,把趙家一個小小的藥房經營成一個資產上億的大型醫藥公司。

    “阿姨……”趙雪晴有點弱弱地道。

    雖然和趙倩茹感情很好,但對這個手腕強硬的后媽,趙雪晴一向有點畏懼。

    “聽說姜天把李鵬濤給打了?下手也太狠了!”魏芳擰著眉頭說道。

    “阿姨,這件事不怪姜天……”

    趙雪晴欲言又止:“是李鵬濤先非禮我的,正好被姜天撞見才動手的。”

    “即使是李鵬濤不老實,但是,還有法律啊,我和你爸也會給你做主啊!”

    魏芳抿了一口香醇的藍山咖啡,一臉厭惡地道:

    “可他這么打人,算什么事兒啊!這是一個正常人會做的事情嗎?”

    “李總是不是要追究姜天的法律責任?”趙雪晴一陣心驚肉跳,暗暗擔心。

    “那倒沒有。李總還是很大氣的,不過,他辭職了,不在我們公司上班了!”

    魏芳語氣清淡,但心里也很狐疑。

    她搞不明白李鵬濤夫婦為什么這么輕易地放過姜天,難道只是怕事情傳出去丟人?

    “哦……”趙雪晴長長地吁出一口氣,懸著的一顆心這才算落了地。

    “只是,晴兒你真打算和姜天這么過下去啊,這人不學無術,又紈绔任性,關鍵是,他還家庭暴力,這是地地道道的渣男啊!”

    魏芳好像一位慈母般,柔聲規勸道:“你可是林州一枝花,才貌兼備,那么多優秀青年愛慕你,追求你,你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吊死呢?”

    “阿姨!”

    趙雪晴失聲驚叫,打斷了魏芳的話,臉色一片通紅,低下頭道:

    “阿姨,我知道您這么說是為了我好。但一個人犯了再大的錯,只要他愿意重頭再來,我們難道不該給他一次機會嗎?姜天……他現在好像有好轉的跡象。”

    “你啊,就是太善良,太單純,婚姻對女人來說,不亞于第二次出生!”

    魏芳搖了搖頭,嘆氣道:

    “他大腦是永久性的損傷,怎么可能好呢!還好轉呢,他那么瘋狂,把人打得重傷致殘,要是老李追究,他現在已經在局子里了!”

    “他畢竟是為了保護我啊……”趙雪晴說道。

    “唉,當年我和你一樣,也是這么堅持,為了愛情嫁給你爸,你爸還帶著你!”

    魏芳目光閃過一絲溫柔,似乎想到遙遠的過往,輕嘆道:“當初,我的家族都非常不看好我和你爸的未來。所以,我才這么辛苦打拼,想證明給家族看看!可到頭來呢,不過區區一個億的資產罷了。我的家族現在還看不上你爸啊!”

    她苦笑一聲道:“雪晴,阿姨提醒你,有時候,選擇比努力更重要,你一定要選擇對的人!”

    “阿姨,我明白。”趙雪晴點了點頭,可是,卻絲毫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

    魏芳知道自己的勸說并沒奏效,但也不著急,微微一笑道:

    “對了,明天晚上柳家的柳望峰想和我談合作事宜,但我太忙了,你替我去吧!”

    “啊?他啊……阿姨您能不能換個人?”趙雪晴臉色為難。

    柳望峰,林州一線大少,地位僅次于唐家唐劍鋒龍家龍蓋天等為數不多的頂尖公子哥。

    柳家的仁愛藥材貿易集團,在國內排名前十,資產達到百億規模。

    曾經,柳望峰三番五次地追求自己,但自己不喜歡他的個性,婉言拒絕。

    “雪晴,你負責的養肌膏研發停滯不前,董事會早就想拿掉你的部長位置,姜天打了人,也要開除。你再不出點成績,讓我怎么保你?”

    魏芳抱著肩膀,皺了皺眉道。

    “好,我去!”趙雪晴嬌軀一顫,只得答應下來,心中一陣陣發苦。

    家徒四壁,一點存款都沒有了,她和姜天要丟掉工作,只能喝西北風了。

    ……

    這天下午,姜天接到大學同學袁媛的電話,將在帝豪俱樂部舉行同學聚會。

    “和這個帝豪俱樂部,還真是有緣呢!”

    姜天心中暗忖,拿起電話和趙雪晴說了一聲,就匆匆離開了辦公室。

    周末在趙雪晴那里拿到的錢,已經花得一干二凈,姜天只能步行過去。

    同學們早已經到了一個包廂。姜天到場有點晚。

    九五至尊包廂,非常奢華,消費極貴。

    光包廂費就達到五萬,在2007年,相當于一個普通白領半年的薪水。

    聚會的發起人侯天來正居中而坐,向同學們吹噓著他的創業史,袁媛在一邊擺弄著手指上的鉆戒,顯得甚是得意。

    “這些年,不容易啊……”

    侯天來長嘆一聲,但眼角眉梢的自得,卻怎么也掩飾不住。

    “侯總,你就知足吧!”

    “就是,豪宅別墅,香車寶馬,漂亮女朋友,什么都有了,我們羨慕嫉妒恨啊!”

    同學們紛紛吹捧。

    劉雅婷和幾個女同學坐在角落里聊天。

    “呦呵,瞧瞧誰來了,我們的姜大少啊!”侯天來一眼就看到姜天進來,陰陽怪氣地道。

    眾人紛紛看了過去。

    樸素甚至寒酸的劣質襯衣,黑西褲,臟兮兮的舊皮鞋,乍一看,像個民工。

    “姜天!”

    “真是姜天啊!”

    “我的天,當年姜大少可是風云人物啊,怎么落到這步田地了?”

    很多人都在驚嘆,不無幾分嘲諷之意。

    當年姜天在金陵大學是風云人物,眼高于頂,這些老同學大多對他不爽,此刻見他落魄,自然落井下石。

    劉雅婷也目瞪口呆地看著姜天。

    那個少年,他來了,只是他沒有了當年揮金如土的豪氣,光芒萬丈的帥氣,而是……一身晦暗的土氣。

    這幾年,他經歷了什么,怎么眼中一片滄桑,猶如古井無波一般。

    修真之重登巔峰姜天趙雪晴
    還在找"修真之重登巔峰姜天趙雪晴"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lraxpy.live = 易看小說)
分分彩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