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武俠修真 > 南洋武帝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邋遢道人
    魚叉跟著宋俊趕到山谷時,戰斗已近尾聲。

    整個山谷伏尸處處,越是靠近中心便越是觸目驚心。隨行的大多數人都受不了這濃烈的血腥味和慘烈無比的場面而連連作嘔,即便是見過類似場面的魚叉也不禁為之側目。

    山谷的正中,鄭克武僅以一根木樁頂住身子,勉強維持著站立。手中的刀已經不知下落,雙手低垂,腦袋也無力地耷拉著,只有時不時微微起伏的胸口證明他尚有一口氣在。

    在他周圍,能夠依然保持站立姿勢的人已然不多。

    趙清和李華多處掛彩,勉強護著已經癱成一團爛泥的馬順;王景弘袖著手立在不遠處,衣袍上血跡斑斑,神情竟有些狼狽;只有朱良遠遠地站在一棵樹的枝丫上,毫發無傷。

    有道是一人拼命,萬夫莫當。

    鄭克武以秘法催動之后,整個人完全變成了一頭發狂的野獸,比起之前拼命的招法更加瘋狂。

    高明如王景弘者,也沒想到其燃燒體內真氣和生命本源的秘法會有如此效果。

    兩人本有極大的差距,王景弘本以為無論如何自己可以應對自如,卻沒想到其效果竟然遠超預想:鄭克武一度竟能與全力施為的他戰個旗鼓相當。

    “海帝,末將就要來找你了……”鄭克武黯淡的眼神盯著伏在自己面前的那個青年人的尸體,嘴角微微上揚:“沒您的日子,末將真是活得太無趣了。”

    以秘法徹底燃燒自己的生命后,鄭克武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將屋中的“少主”掌斃于眾人之前,然后才是點燃自己生命中最后也是最燦爛的煙火。

    一切都如他所愿。

    若非這場變故,他極有可能會守著少主直到終老。那真是一場漫長的煎熬,對他來說,轟轟烈烈戰死才是最好的歸宿。

    這場變故的出現,讓他再也堅持不下去,他終于有了一個借口。

    與鄭和一戰時,他的傷其實并沒有那么重。若他有意求存,后果根本沒有他向魚叉說得那么嚴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騙了所有人,包括魚叉在內。

    二十多年的孤獨,沒有人能理解他心中的寂寞。

    他的心早已死去。

    王景弘扭頭看著一直袖手旁觀的朱良,沒好氣道:“還不快滾下來!我真是挑錯人了,就算不挑楊真,我也該帶張神醫的。”

    朱良臉上竟沒有一點羞愧,一個翻身落在王景弘旁邊:“剛才那情形,末將也幫不上什么忙,況且大人連一點傷也沒受,若真有危險,末將自是拼死也要一搏的。”

    王景弘拿朱良一點辦法也沒有,呶著嘴道:“背人的活總不能讓我干吧。死馬當活馬醫了,只要他撐得了兩天,張神醫或許有法子給他續上十天半月的命。”

    根本不用察看,他已知鄭克武現在全身經脈盡廢,就算艦隊中醫術高明的張神醫,頂多也只能為其續命,再沒有絲毫治愈的可能。

    船隊有著詳細的條例,諸如朱良這類的專業人士,除非在主將遇到危險的時候,其余皆不準冒生命危險參與戰斗。朱良深知王景弘的實力,鄭克武的戰力提升幅度雖然極大,卻仍到不了威脅其生命的地步。

    “弘……守備大人。”遲疑許久,宋俊終于艱澀地走了過來。

    通過趙清、李華之口,他已大致清楚事情的經過。饒是他一向殺伐果決,卻也犯了難。

    當年一起隨朱棣起兵,互相之間不僅有同陣拼殺之情,其后更一直同氣連枝,彼此照撫。可惜一朝天子一朝臣,朱棣一死,維系彼此利益的紐帶便斷了。

    若是能夠選擇,宋俊無論如何也不愿與鄭和、王景弘翻臉,不止是因為昔日的情誼,更因他深知這二人都不好惹。

    可他沒得選擇。

    王振對他一直極為熱情,作為老江湖,他怎么會不知這只是表面現象。權力場上沒有交情,只有利益交換,而現在,就是需要他證明自己價值的時候了。

    王景弘向朱良攤了攤手:“我怎么說來著,真是夜長夢多啊,要是你剛才肯幫我一下,現在都坐在船上了,哪來這么多麻煩事。”

    “小俊。”轉而面向宋俊,王景弘臉上掛著意味深長的笑容:“宋大人,你真的確定要阻止我帶走此人么?”

    永樂朝三大太監里,鄭和剛直、侯顯圓滑,王景弘卻是一個出了名的老好人:誰也不得罪,誰找他幫忙只要能幫的上也從不拒絕。

    正因如此,誰也不愿輕易得罪他,宋俊自然也不例外:“小俊怎敢。只是局郎聽聞您在此,一再叮囑讓您稍歇片刻,他要親自拜會。”

    能混到現在這個位置,誰又不是人精。

    宋俊也是到了才知道王景弘在此,自然更來不及與王振通氣了。知道趙清已經派人去請王振,自然樂得順水推舟,兩邊都不得罪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你變了。”王景弘嘆了口氣,舉步往鄭克武走去:“這個人對我實在很重要,我倒要看看,若是我現在帶走他,你會不會向我出手。”

    “守備大人不要為難小俊好嗎?”宋俊見王景弘一刻也不能等,臉色微變,稍一遲疑,也向場中逼近。

    魚叉趁宋俊注意力全在王景弘身上,借機拉著虎爪躲到了一旁。

    他知道鄭克武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不惜一死,卻沒想到會如此慘烈。于情于理,他都無法坐視鄭克武被兩方帶走。

    魚叉并不是莽撞之人,雖然恨不得馬上救出鄭克武,卻知道自己此刻出手,根本于事無補,且讓鄭克武最后的布置白白浪費。

    思慮之下,只好帶著虎爪脫離人群,待機而動。若是能救出鄭克武當然最好,至不濟也會帶著虎爪離開此地,踏上為村子復仇之路。

    得宋俊如此青睞,更有出手救助之恩,他當然心存在感激。可惜現在實在不是拜師學藝的時機,更何況以他的身世,雙方是敵是友實難預料。

    二人剛剛尋到一合適的位置,場中卻又起了變化。

    “哎呦,怎么成這樣了。”一個須發花白零亂,穿著一件臟兮兮的道袍的老者站在鄭克武面前,上上下下地打量著,語中略有些婉惜。

    沒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出現的,就好像他本來就站在那里一樣。

    宋俊和王景弘同時止住了腳步,臉上均浮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即使修為達到二人的級數,居然也對這個邋遢道人的出現毫無所覺。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兩人均是當世頂尖的高手,即使強如鄭和,也不可能讓二人毫無所覺地欺到近身。

    作為聞天閣第一高手,宋俊一邊打量對方,一邊思索著對方的身份。聞天閣本就是專門針對江湖高手而設立,不論是有名有姓的地方強者還是只有傳聞的隱世高人,無不記錄在案。

    遍尋之下,他竟然一無所獲。

    “喂,你們兩個小娃兒,這個快死的娃兒是不是陳祖義的手下?”兩人尚未作出反應,倒是那老道打破了沉默。

    二人均生出一種奇怪的感覺,老道的話語似乎有一種奇特的力量,令二人生不出絲毫反抗之意,只能老老實實點頭回應。

    “來遲一步。”邋遢道人嘆了口氣,似乎想要扶走鄭克武,可后者渾身密布著傷口與血污,即使是他這么個不講究的人,也有些無處著手。

    這老道竟然與陳祖義相識,不止是王景弘臉色大變,宋俊也暗道不妙,特別是覺察出對方竟意欲帶走鄭克武。雖然心中七上下,宋俊卻不能坐視不理:“不知前輩何方高人?此人乃朝廷要犯,還請前輩……”

    邋遢道人根本沒聽宋俊說話,捏著鼻子在鄭克武臉上拍了兩下:“你是陳祖義手下?那娃兒當年約好三十年后再讓我看一看那東西,怎么就說話不算話呢?”

    鄭克武本已氣若游絲,被老道這兩巴掌拍了之后竟奇跡般的睜開了眼睛。盯著老道看了半晌,呸了一口血沫:“你誰呀,敢直呼海帝之名,老子一把捏死你!”

    那東西?

    宋俊只是聽到些許傳聞,只知道當年陳祖義帶走一件至寶,這才引得洪武、永樂兩朝傾力追捕,至于到底是什么東西,就一無所知了。

    王景弘雖一直是船隊副使,知道的也比宋俊多不了多少。整個船隊恐怕也只有鄭和知道個中詳情,可即使以二人的交情,這么多年來也一直守口如瓶。

    聽到這個字眼,兩人的心弦都被拔動了,這個顯然身手奇高的道人也是為了那東西而來,到底是什么樣的至寶,有著如此強大的吸引力,不止九五至尊的皇帝,連隱遁世外的高人也趨之若鶩。

    人的好奇心一旦被挑起,往往就會做出遠超常理的舉動。

    二人雖知老道實在高深莫測,卻同時舉步向老道逼去,顯然不愿其帶走鄭克武這個關鍵人物。

    正值二人暗蓄功力準備一探邋遢道人深淺之時,異變突起。
    還在找"南洋武帝"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lraxpy.live = 易看小說)
分分彩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