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歷史軍事 > 人間試煉游戲 > 正文 第192章慶典(一)
    聞曉銘說得沒錯, 副本里的npc進入了永夜城,且不止禮物山上的小丑一個。

    黑夜里寒冷的街頭忽然出現賣花的小女孩,戴著碎花頭巾,怯生生地跟路過的每一個人說:“好心的哥哥姐姐, 買一朵我的花吧。”

    街邊的櫥窗里, 多了幾個穿著時髦破洞褲的僵尸。他們整齊地排成一排, 一雙雙眼睛烏溜溜地看著過路人, 在頭頂的綠色led探照燈下, 眼神里充滿了友好與純真。

    好奇的玩家打開窗往外看,一個流著哈喇子的綠皮怪物便從窗戶上頭倒掛下來,與他打了個照面。

    “啊啊啊啊啊啊!”此起彼伏的尖叫聲,卻仍蓋不過慶典的音樂。

    靳丞仔細聽,說:“這是《神靈、羔羊和烏鴉之歌》的變調版。”

    “我就說聽著怎么那么毛骨悚然呢!”聞曉銘揉了揉手臂上的雞皮疙瘩, 隨即懊悔道:“現在通路被切斷了, 拿不到一號樂章怎么辦?早知道我剛才就不拉著你們說那么多,早一分鐘就不會這樣了。”

    唐措蹙眉,但聲音依舊沉穩,“早一分鐘進去,我們就會被困在副本里, 更被動。距離拿到一號樂章還有四個副本, 一旦被困, 滿盤皆輸。”

    聞曉銘愣住, 扒拉了一下枯草般的粉毛, 隨即明白過來。他們進不去副本, 副本里的人自然也出不來,甚至可能會被系統說的那個什么錯誤波及到。

    唐措繼續道:“通路關閉,意味著通往人間的路也沒了。只要能讓這場狂歡持續超過七天,鬼節過去,惡鬼徽章自然作廢。”

    “對,沒錯!”聞曉銘豁然開朗,可不就是這么個道理么!

    剛才還擔心得要緊,此刻聞曉銘的心思就活絡了起來,前后相差不過十秒鐘。再看兩位大佬的鎮靜模樣,他不由覺得自己的天才之名受到了挑釁。

    但他堅信只要多給他兩秒,他自己也能想出來的,可誰知這兩人竟是連兩秒都不肯多給的家伙,真是可氣。

    沆瀣一氣。

    氣完了,聞曉銘還要虛心求教:“那我們現在咋辦?”

    靳丞:“去外面探探路。既然暫時不用進副本,那我們就得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永夜城內了。第一,確認林硯東的死因;第二,找到冷繆;第三,肖童。”

    找冷繆和肖童,是原本就有的打算,只是被林硯東給攪和了。但現在外面情況不明,所以三人并未分開行動。

    另一邊,冷繆急著找人,所以并未理會永夜城里的異狀。但他并不知道靳丞的新住所在哪兒,去了e區,才發現他們搬家了。他再想離開,卻突然觸發了彩蛋游戲。

    拄著拐杖的老太太出現在樓道里,頭發花白,穿著碎花裙披著灰色的毛絨披肩,笑容親和又忍不住哀傷地懇求著,

    “好心的年輕人,我的貓丟了,你能幫忙找一下嗎?我可憐的佩蒂,今天晚上實在太冷了,她在這樣的天氣跑出去,找不到回家的路,該是多么絕望和無助啊。好孩子,你能幫幫我嗎?如果你幫我找回她,我真不介意請你回家坐一坐,我的家里有溫熱的牛奶和美味的咖喱湯,一定能讓你滿意。”

    冷繆自不會怕一個老太太,但他分明看見那老太太泛黃的牙齒縫里,卡著一根貓毛。

    怪驚悚。

    無數的彩蛋游戲,充斥著永夜城的各個角落。a區林硯東的別墅里,氣氛稍有些沉凝,恰似林硯東手里的那杯茶,早已冷卻。

    燕云還保持著靈魂光團的模樣,自由地飄來飄去,語氣里不乏幸災樂禍,“你說這叫什么?這叫功虧一簣。”

    誰能想到副本里會出差錯以至于影響到整個永夜城呢,時機還那么湊巧。林硯東算準了唐措和靳丞不可能在七天時間內拿到一號樂章,甚至為了保險,用樂章誅殺唐措,可卻算不準自己的運道。

    但燕云以為這僅僅是一個意外,是單純的運道問題,林硯東卻知道不是,這份意外里有必然。

    模擬沙盒系列之《永恒綠洲》,這也是一個彩蛋游戲。

    放眼整個永夜城,林硯東知道自己恐怕是玩家之中唯一的知情者。當初的深紅事件,林硯東躲在幕后推波助瀾,便是看準了疫苗研究所手中的《樂園計劃》。

    《樂園計劃》的出現并非林硯東的布置,疫苗研究所的所長計寧也是個有機緣有才能的人,他在副本里拿到了那份計劃書,偶然被林硯東知道,這才成為了林硯東挑中的棋子。

    一切如林硯東所料,計寧看中了深紅的尸毒來推動樂園計劃。而他只需要等著深紅被放出來,來殺自己,他就能順理成章地進入g區,放出燕云。

    放出燕云,一是為叩心鈴,而是為金蟬脫殼。

    他終于還是殺了苗七。

    想到苗七,林硯東還是會有點惋惜,那可是個好孩子。他下意識地捂住心臟,那里有點刺痛,不是很明顯,但每次他想起苗七說要“保護先生”時的天真表情,若有似無的刺痛感就會出現。

    燕云敏銳地窺探到林硯東神色的異常,“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林硯東回過神,放下手中冷掉的茶水,道:“靳丞家的小姑娘在給我搗亂而已,倒是你,怎么還不去找你弟弟,下不了手了?”

    燕云:“是啊,畢竟我不像你那么鐵石心腸。”

    玩笑般的語氣,最終消散在變調版的《神靈、羔羊和烏鴉之歌》里。兩人誰都沒繼續在這個話題深究,所謂言多必失。

    林硯東也失去了繼續泡茶的興趣,站起來走出客廳,穿過庭院里的花架,一路往外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開啟慶典后,永夜城的溫度下降了許多。他攏了攏脖子里的紅圍巾,哈一口氣,甚至看到了白霧。

    燕云在身后驚奇發問:“你要出去了?”

    “是啊。”林硯東走得緩慢,但步履不停,“在家里待了那么久,我也該出去走走,活動活動了。”

    與此同時,《永恒綠洲》副本內,爆破成了永恒的主題。

    “停下、快停下!!!”聲嘶力竭的呼喊聲通過擴音器上達幾千英尺的高空,但仍然無法阻止天空的崩壞。

    一塊塊數據蜂巢狀的傷疤出現在天幕上,密密麻麻,仿佛被黑客攻擊過后的網絡界面。“warning”和“切斷通路”的系統播報聲同樣在這里響起,可站在裝甲車頂上,戴著護目鏡拿著對講機的女人,宛如一個天生破壞狂,置若罔聞。

    炮筒調整方向,幾乎呈九十度朝天,她一腳蹬在車頭,長發飄揚,英姿颯爽,“開炮!”

    裝甲車在狂奔,開車的余一一叼著一根煙,抽身按下發射按鈕,隨后急打方向盤,來了個大漂移。

    一望無際的戈壁灘上,車輛卷起滾滾塵土,如同土龍咬向夕陽。遠方的天是蒼茫的天,長河落日,大漠孤煙,很容易叫人生出亡命天涯的情懷。

    余一一不是很想這樣。

    作為一個機會主義者,他向來懂得規避風險,謀定而后動。可自從跟了莉莉絲這個瘋女人,他就被迫變成了一個橫沖直撞的裝甲戰士。

    黑魔女莉莉絲,脾氣暴躁,日天日地。

    你瞧她現在這對天開炮的架勢,可不就是在日天么?

    嘴里嘟噥著,余一一手上動作也沒含糊。又是一個急轉,他用側翼狠狠撞上追擊而來的一輛車,把人家撞出老遠,還得在空中轉體三周半才落地。

    “砰——”那車炸了。

    余一一吐出一口煙,頗有點人生寂寞如雪的意味。過了一會兒,他拿起對講,說:“姑奶奶,您悠著點,待會兒計寧開著轟炸機來了。”

    莉莉絲反問:“不是你說把這個空間破壞掉,我們就能出去了嗎?”

    余一一被問得有些訕訕,“那不是系統又把通路切斷了嗎?”

    在余一一的推斷中,所謂的樂園計劃,就是在卡系統的bug。《永恒綠洲》這個彩蛋游戲沒有時限,玩家可以自由地在這里建立理想家園,但理想家園具體是什么樣的?根本就沒有一個標準答案,所以玩家可以永遠不通關,永遠留在這里。

    這可不就是在卡bug嗎?

    既然是bug,就有被修復的可能。

    《永恒綠洲》是在副本內觸發的彩蛋游戲,它是副本中套著副本,相當于有兩層殼。打破一層,還有一層,他們依舊在副本內。等回到了原始副本,他們就可以想辦法通關離開。

    暴力破壞,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雖然有一定的風險,但仍值得一試。

    可眼看就要成功了,也不知哪里出了岔子,系統切斷通路,他們徹底出不去了。正這樣想著,頭頂傳來轟隆隆的聲響,計寧果然開著轟炸機來了。

    余一一暗罵一聲,覺得自己最近的歐皇光環真的越來越弱,隱約有朝烏鴉嘴發展的趨勢。

    怎么搞的。

    頂著漫天的轟炸,莉莉絲利落地翻回車內,問:“你的plan b呢?”

    余一一彈了彈煙灰,“plan b就是搞死計寧,你來做新人類的頭,這叫迂回路線。”

    《永恒綠洲》是一個末日副本,計寧用改良版的深紅尸毒將這里變成廢土,又用從莉莉絲身上提取的“天使一號”作為解毒疫苗,掌握了這個世界最珍貴的資源,他就站在了世界的頂端。

    殺掉計寧,讓莉莉絲這個“天使一號”的載體直接上位,至少能先把這個世界掌握在手中。

    莉莉絲二話不說,“干了。”
    還在找"人間試煉游戲"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lraxpy.live = 易看小說)
分分彩如何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