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都市言情 > 被嫌棄的,卑微愛情 > 正文 第144章番外篇-迪士尼游記1
    “來來來, 咱們先拍個合影!茄子!”陶文昌笑得最陽光,“迪士尼!我們來了!”

    面前幫他們拍照的是迪士尼民宿的房東,腳邊是他養的小泰迪。照片里5個男生、1個女生,還有一個小女孩, 像是同學團。

    祝杰對著鏡頭笑不出來, 還是來了。

    算了, 來都來了。

    “你們是大學同學吧?”房東是老上海, 卻操著一口普通話。

    “是, 都是同學。”陶文昌收好手機,“這不是剛放暑假嘛。”

    確切來說是放暑假的第二天。必須趁早來,體育生耽誤不起,再過一周半夏訓敲響,他、薛業、張釗、祝杰, 誰也別想把日子過舒服。

    結果倒好, 這趟游玩從出行到住宿,各項安排都靠他和張釗完成。其他人全是甩手掌柜,特別是那個薛業,臨上高鐵差點把身份證丟了。

    “同學真好啊,年輕真好。”房東好客, 遞給他們早餐券, “這里到迪士尼10分鐘, 到浦東機場15分鐘, 很方便噠。早餐是我做, 免費招待, 去樂園有車接送。”

    “謝謝您啊,到時候一定給您五星好評。”張釗熱情著,仿佛他才是這棟民宿的房東。

    送走房東,陶文昌拍了拍張釗:“釗哥,關鍵時刻還是你靠譜,當過隊長就是不一樣。”

    “你以為領隊好當啊?”張釗橫他一眼,“心細,每個隊員的狀況都要記牢,還要制定訓練方案。祝杰那樣兒的,成績再牛也領不了……誒誒誒,他們人呢?”

    回頭一瞧,背后除了蘇曉原,剩下的已經大搖大擺進了別墅。

    張釗和陶文昌開始石化,看看,看看,這叫什么隊伍,根本不團結,太難帶了。

    “環境不錯,比想象中好多了。”俞雅一邊觀賞,一邊給小姐妹發照片。庭院有仙人掌和竹編鳥巢,游泳池里飄著粉紅火烈鳥。客廳布置成童話城堡,落地窗足足兩層,總之很迪士尼。

    “幼稚。”祝杰對滿屋鮮艷的配色頭疼,“你們先看,我去樓上挑睡房。”

    再一看臺階,木質彩虹階梯,差點刺傷他雙眼。

    祝杰嘆了一口氣,陶文昌和張釗選好幾天就這種水準,倆人心智加起來可能幼兒園還沒畢業。

    “喂。”他給張蓉打電話報平安,“到了。”

    “挺快啊,上海天氣怎么樣?”張蓉聲音聽起來比祝杰雀躍。

    祝杰面目嚴肅地踩上彩虹階梯,一瞬間,他被樓梯拐角處的彩虹小馬軍團震住了。

    這別墅根本不是民宿,就是幼兒園吧?

    他艱難地忍住,沒把那些五顏六色的夢幻獨角獸飛踢橫掃。“還行,空氣挺好,你笑什么呢?”

    張蓉確實在笑:“你和同學出去玩兒我高興啊,高興還不能笑了?你自己想想,從小學到高中,春游秋游你去過幾次?”

    “3次。”祝杰想也不想。就3次,高一、高二、高三,有薛業之后才去。

    “對啊,所以你現在開始交朋友了,我身為籃球教練,為小杰小朋友的進步感到高興。”

    “你有病吧,我19了。”祝杰踏上二層,目之所及是整片墻的卡通人物。由于品種太多,他只能認出米老鼠唐老鴨,和每種動物的品種。

    還有祝墨最喜歡的星際寶貝,那個藍色大眼睛小怪物。

    他倒吸一口涼氣,忍住,就當沒看見,這就是迪士尼風格,什么妖魔鬼怪都有。

    張蓉在那邊忍俊不禁:“你什么時候學會說話多帶幾次主語,我才相信你真的長大了。行吧,到了我就放心了,帶著妹妹好好玩兒。我說過的話別忘了,不許打架,人多也不能急,別光顧的找薛業把妹妹丟了,還有最重要的……”

    “有事給你打電話。”祝杰嫌煩,“掛了。”

    通話結束,祝杰終于走過慘不忍睹的墻面,準備挑一間正常點的睡房。他打開一間,退出去。

    滿屋都是會飛的大象,大象還笑。

    祝杰艱難地忍住,再試試,來都來了。再打開一間,深呼吸,退出去。

    海底世界和下半身是魚的外國女人,擬人化的螃蟹。祝杰揉揉眼睛,媽的,來都來了,再換一間。

    薛業蹲在游泳池邊上,拿著一根庭院里撿回來的小木棍,試圖用一己之力將池心的火烈鳥游泳圈弄過來。

    “薛業哥哥加油,薛業哥哥墜棒。”祝墨穿著小涼鞋,踩著水啪嗒啪嗒亂跑。

    “唉,沒辦法,我夠不著。”薛業任命,“要不……等明天杰哥下水再拿吧。杰哥說教你游泳。”

    “杰哥不好,我不要學游泳。”祝墨剛要癟嘴。

    “不行,杰哥說你不會游泳就沒幼兒園上了,8月份開始半日班,必須要去。”薛業抱起小小的祝墨進行參觀,“你不是說,長大想要學沖浪嗎?像星際寶貝那樣。可是你不會游泳,沖浪就死了。”

    祝墨的小臉像被雨水打蔫的花朵。“可是……我現在不想學沖浪,我不喜歡大海了。”

    薛業打開冰箱看看,什么都沒有。“又不喜歡了?”

    真是一天一個想法,前幾天還嗷嗷要去看大海。

    “嗯。”祝墨很肯定地點頭,“不喜歡了,我就在地上站著。我也不學游泳。”

    “那、那怎么辦啊?”薛業不會勸,怕勸狠了變成恐嚇,“你看,客廳里還有超大的投影儀呢,晚上給你看海底兩萬里好不好?”

    “不好。”祝墨的腦袋搖成撥浪鼓。

    薛業真的無奈了,自己小時候也沒有這樣不講理過。深思熟慮之后,他確定是自己沒有母性光環的結果。

    “可是上周你不是說想看嗎?”

    祝墨揪緊薛業的衣服:“杰哥已經給我看過了,杰哥用電腦放電影。”

    “哦,這樣啊……”薛業若有所思,“好看嗎?”

    祝墨瑟瑟發抖,只是搖頭。

    “不好看?”薛業從書包掏出一盒布丁給她,“講的什么啊?”

    祝墨嚇得連布丁都不吃了。“講大魚吃人,吃好多人。”

    “吃好多人?”薛業啞然,“你到底看了什么電影?”

    祝墨把薛業抱得緊緊的:“杰哥說,電影是海底兩萬里,又叫大白鯊。”

    噗。薛業愣在原地,神他媽大白鯊,自己看完都有陰影,怪不得祝墨不肯學游泳。

    晚餐之前,一群大學生熱熱鬧鬧地分好了臥室。祝杰憑借第一行動力,占據了玻璃屋頂那間,晚上可以看星星。張釗和蘇曉原睡榻榻米,俞雅喜歡簡易風格,挑了一間最正常的。

    陶文昌不出所料,睡進了小美人魚的海底世界。

    “富婆你不和我一起睡啊?我可以暖床。”陶文昌開著玩笑。剛剛交往,不可能這么快睡一起,雖然他很想就是了。

    “我怕被你屋里的愛麗兒嚇著,今晚早點睡啊,小美人魚。”俞雅倒是沒表現出多羞澀,只是一晚上不停發微信。

    于是小美人魚陶文昌吃醋了:“給誰發呢?有我帥嗎?”

    “我閨蜜。”俞雅那邊好像很緊急,“你們先聊,我進屋打個電話,朋友有點事想不開。”

    張釗憋著一張笑臉,等俞雅上樓,開始捅咕陶文昌:“昌哥不行啊,想當年你高三可是……”

    陶文昌回拳:“滾滾滾,你懂什么,我和俞雅是天造地設龍鳳呈祥。”

    “你倆怎么不是味多美呢?”張釗太想笑了,當初陶文昌交了女朋友的嘚瑟勁兒至今難忘。

    “不跟你們貧了,趕緊睡覺,明早鬧鐘上好。這屋里隔音效果不一定好,某人和某人注意點。”陶文昌無心戀戰,因為他有更重要的計劃。臨走之前,重重地咳了幾聲。

    薛業和蘇曉原同時看了看他,什么都沒說。

    回了屋,陶文昌躺在水床上,如同置身汪洋大海,海里都是淚水。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他打開手機,開始召喚小伙伴。

    微信群之陶文昌姐妹團,啟動。

    [昌哥:廚房集合!快!]

    [可愛蘇:現在嗎?]

    [昌哥:對,就現在,沒機會也要創造機會溜出來!]

    發完微信,陶文昌一溜煙兒跑下樓,蹲在廚房里貓著。不一會兒,換好睡衣的蘇曉原紅撲撲過來集合,因為腿不好,蹲下去的姿勢很搞笑。

    “我來啦。”他看了一圈,“張跑跑在洗澡,薛業呢?”

    “看他有沒有這個智商跑出來了。”陶文昌說,又覺得蹲著不太雅觀,所以拿出薛業藏在冰箱里的布丁,一人一個,“吃,別客氣,趁著他不在趕緊吃。”

    “這個……挺貴的呢。”蘇曉原剛把布丁打開,聽到腳步聲,“誒呀,薛業來了。”

    “這么快就來了……我靠,你不怕嚇著我們嗎?”陶文昌叼著鐵勺,被薛業的毛巾裹體**嚇了一跳,“你……你沒褲子了?”

    薛業往下一蹲,滿身都是水:“有啊,我和杰哥洗澡呢,我說洗熱了出來喝水。有話趕緊說。”

    陶文昌心里打鼓,蘇曉原聰明可行動不便,薛業行動敏捷可……看看,看看,這什么隊伍啊,簡直是最難帶的一屆。

    “那我長話短說了啊!”陶文昌面部肌肉微微抽搐,水深火熱姐妹團,“明天咱們去迪士尼,你倆負責吸引俞雅的注意力,我去找迪士尼公主合影,集齊合影再送給她。這是咱們的第一次行動,只能成功,不許失敗。”

    “怎么吸引她注意力?”薛業甩甩頭發,“你快點說,冷。”

    “你冷你光著屁股跑下來!”陶文昌不敢動他,萬一動作幅度大了,拽下薛業裹屁股的兩條毛巾,身邊又有蘇曉原,這和張釗祝杰完全解釋不清楚。

    總不能說自己作為一個鐵直,一把火燒了兩家人的后院吧?
    還在找"被嫌棄的,卑微愛情"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lraxpy.live = 易看小說)
分分彩如何平刷